首页> 全部小说> 霸道总裁> 霸道疯批委屈落泪,旗袍美人心软了

>

霸道疯批委屈落泪,旗袍美人心软了

姜贰著

本文标签:

主角闻笙廖宗楼出自霸道总裁《霸道疯批委屈落泪,旗袍美人心软了》,作者“姜贰”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,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,主要讲述的是:这无垠的宇宙,对我而言,都是虚幻。你才是我的玫瑰,我人生的全部,是我仓惶生活的终极梦想。……他禁欲这件事,人尽皆知,却没有人知道他为何如此禁欲。更不会有人知道,他这八年的梦里,一直都有一个人。他说:“她是我心底的玫瑰,无人能敌。”他说:“这漫漫的长夜,只有她在,才不会太无聊。”后来,他终于靠近了梦寐以求的她。相拥在一起的那一刻,什么都值得……...

来源:cdlb   主角: 闻笙廖宗楼   更新: 2024-02-11 10:23:30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霸道总裁《霸道疯批委屈落泪,旗袍美人心软了》,主角分别是闻笙廖宗楼,作者“姜贰”创作的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如下:”闻笙呼吸一滞,哪怕她此时什么都看不清,也知道两人离得过近了。她本能地想要挣开眼前的怀抱。抵在他胸膛的指尖用力得泛白——隔着薄薄一层衣料,男人胸膛硬实而滚烫。不仅如此,他似乎被闻笙推他胸口的动作惹怒,修长结实的大腿也顺势抵了过来……闻笙忍不住开口:“廖——”“你不乖...

第11章


“滴滴。”

黑金房卡顺利刷开了门。

闻笙扶着廖宗楼走进房间,手刚伸到靠近门口的墙壁。

还没摸到插房卡的地方,就被男人猛地扯进怀里。

纯然陌生的房间黑漆漆的。

闻笙有轻微近视,但散光的度数有点高——

突然进到这种特别黑的地方,相当长一段时间,她都看不清周遭的事物。

廖宗楼攥着她拿房卡的手腕,另一手抚着她的后腰,强势将人抵在墙上。

滚烫的气息掠过脸畔,他仿佛轻轻吸了口气,声音低沉:“孟闻笙。”

闻笙呼吸一滞,哪怕她此时什么都看不清,也知道两人离得过近了。

她本能地想要挣开眼前的怀抱。抵在他胸膛的指尖用力得泛白——

隔着薄薄一层衣料,男人胸膛硬实而滚烫。

不仅如此,他似乎被闻笙推他胸口的动作惹怒,修长结实的大腿也顺势抵了过来……

闻笙忍不住开口:“廖——”

“你不乖。”

廖宗楼开口,低沉的嗓音透出一丝哑,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
谁不知道,自她十八岁那年进入廖氏工作,心里就只有一个廖宗昌。

萧云野说廖宗昌是她珍藏心底的白月光,话虽刺耳,说得却一点都不夸张。

可她怎么能心里忘不掉他大哥,转头又去跟不三不四的男人拉拉扯扯?

就算她最近心情不好,打算找个人发泄一下——

她是瞎了,还是眼光有问题?

她就不能看看他吗?!

闻笙却因为他后半句话,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以前?

他确定是在说她吗?

之前她就觉得廖宗楼情绪怪怪的。

所以他这是不知道跟谁喝多了,就对着她发起了酒疯?

喝醉了呀,那倒是好哄。

闻笙将嗓音放轻:“廖宗楼,你弄疼我了。”

她声音又轻又娇,这样直呼其名,几乎与几天前的那个春梦一模一样……

男人喉结滚动。

一开口,嗓音却沙哑得不像样:“娇气。”

这才哪到哪?就弄疼她了。

话是这么说,可攥着闻笙的手腕,却松开了些。

闻笙见状,乘胜追击:“你先放开我好不好?”

廖宗楼呼吸微滞,他垂眸望着她微粉的脸:“不好。”

闻笙:“……”

原本虚扶着她后腰的手,忽而一握,迫她向前!

闻笙小腿一软,整个人严丝合缝,贴拢在他身上。

她下意识就要挣:“廖宗楼!”

羊绒套裙的上衣是短款,闻笙一番挣扎,不经意间露出一截细腰。

男人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明明养尊处优,可指腹却带着薄薄的茧。

他仿佛存心想让她疼,顺着她裸露在外的肌肤,一下比一下重地揉弄着……

闻笙也喝了不少酒,被他摸得腰肢酥软,心底却警铃大作。

她冷着嗓音喊他的名字:“廖宗楼,你松开我。”

头顶上方传来男人藏在喉咙里的低笑。

片刻之后,他又低声说了句:“再喊一遍。”

孟闻笙紧紧闭上了嘴。

她是真不知道,他看起来冷冰冰那么禁欲的一个人,私下居然喜欢被女人凶巴巴地喊名字?

他是不是有什么被虐倾向!

“笙笙。”头顶上方传来男人模糊的低语,“再喊一遍。”

闻笙没听清他前面喊的那两个叠字,她正想开口,冷不防廖宗楼突然俯身,将下巴靠在她肩头:

“想男人了?”

男人滚烫的指尖,还在她后腰兴风作浪,在她肌肤带起一阵战栗。

闻笙咬着牙答:“我没有。”

廖宗楼双眸轻阖,嗓音低哑:

“不要找别的男人。如果你想要,我随时可以给。”

闻笙:“……”

这是她能听的吗?

外表高冷禁欲的小廖总,私下说话居然这么的……限制级?

又很卑微。

闻笙此刻万分庆幸,他酒醒之后什么都记不住。

闻笙冷着嗓音,命令道:“廖宗楼,你去睡觉。”

揉着她后腰的指尖微微一顿。闻笙乘胜追击,“听到没有?一身的酒味,快去睡。”

廖宗楼:“我睡不着。”

闻笙深吸一口气:“你喝多了,必须睡觉。”

廖宗楼缓缓抬起头,他看着闻笙微冷的眉眼,她好像真有点生气了。

是因为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吗?还是因为他这样抱着她?

回想起不久前萧云野传授他的那些“秘诀”,小廖总决定,见好就收。

放在从前,孟闻笙绝不会这样任他抱着。

这是不是说明,其实她并不讨厌他的亲近?

指尖留恋地在她的小腰窝,轻轻画了个圈,廖宗楼后退半步,幽深的双眸定定看着她。

闻笙被他最后一个动作,撩得膝盖窝发软。

她将房卡塞到他手里,逃似的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**

2楼的房间里。

一群身高腿长、风格各异的大帅比众星捧月,将云黛围在中央,正在陪她分蛋糕。

见闻笙这么快去而复返,云黛一双狐狸眼瞪得老大:“不是吧?”

她急吼吼地冲到闻笙面前,盯着她泛起粉晕的脸看了片刻。

“姓廖的不行?”

闻笙推了她一把:“瞎说什么。”

云黛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犀利地得出结论:“合着廖家二哥压根儿没碰你!”

她家宝贝除了脸有点红,这从头到脚整整齐齐模样,明显不像事后啊。

之前廖宗楼在电梯前散开闻笙头发的小动作,她是亲眼瞧着的。

那时她还觉得姓廖的平日里看着冷冰冰,私下居然还挺会撩的。

结果她家闻笙这么个大美人送上门,他居然能忍住不吃?

云黛推了推闻笙的胳膊:

“你走之后,我刚细想了一下。你每天跟廖家二哥在一块,也难怪看不上这帮庸脂俗粉了。”

廖宗楼那张脸确实够绝色。

而且看他刚刚打人那一股子狠劲儿,在床上估计也猛得很。

不过她家宝贝连个正经恋爱都没谈过,这方面实在太嫩了。

云黛琢磨了下,特意调整了一下用词,含蓄地对她说:

“笙笙,我用十年亲身经历跟你保证——

你如果哪天想睡男人了,近水楼台,你第一个先睡廖宗楼,绝对不亏。”

闻笙:“……”

云黛有点急了:“我跟你说认真的呢!”

“刚他揍人时我看了,那个腰,那个腿,还有他那股子狠劲儿……”

闻笙从一旁服务生手里接过蛋糕,拿起小叉子插了一块,送进云黛嘴里:“张嘴。”

云黛:“唔唔!”

闻笙捏了捏她的脸:“好好过生日!我的事,你就别瞎操心了。”

她是真怕了云黛这张嘴。

小说《霸道疯批委屈落泪,旗袍美人心软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霸道疯批委屈落泪,旗袍美人心软了》资讯列表: